他是我业内的朋友,总是以小小弟自居,其实他只小我不到一岁。说到在业内的成绩,我并不比他强多少,我甚至常常对他心生敬佩,因为他不时会有优越的表现。拥有这样旗鼓相当的朋友,有时间聚在一起小吟两杯,没时间也能在网上随意吹吹牛,其实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

可是,我面前的他、网络对面的他,却不是住在他心底的那个人。住在他心底的那个人,没有那么多的友善,没有那么多的洒脱,我和他齐头并进,不是他能接受的,他更不忍看到,我在业内些许的冒尖或成长。他对更亲密的朋友说,“我希望看到路倒霉的样子,我希望路从云端重重地跌落……”

英雄相惜,只是武侠小说里的情节。他不仅每天在心底骂了我无数遍,还使了点自以为隐蔽的小手段,让我在业内狠狠地跌了个跟头,一些热络的客户对我另眼相看。而对我不动摇的却是大客户,那份信任是由来已久的,不是三两句流言可以击垮的。保住大客户、丢了小客户,这让我还是遭受了不小的损失,朋友的背后一刀让我更痛。

带着郁闷的心情,我开始了散心之旅,去久违的朋友家,去凉爽的郊外,最后,回到了小镇老父亲那里。老父亲年轻时候是木匠,是镇上手艺数一数二的木匠,木工活多到做不完。见我一脸的阴雨,老父亲探明实情后,跟我说了一个他的故事,是一个连我都不知道的故事——

“那个时候,我的木工作坊生意蒸蒸日上,镇上许多的居民打家具都会首选我,而我手头也开始聚集省城大公司的大单。久而久之,因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,我晚交了三五天居民的订单,或者出现少许可以弥补的小瑕疵。可是,镇上其他的木匠师傅却趁机造谣,说路师傅今时不同往日,对居民的小订单没那么上心了。许多居民不明就里,居然就相信了那些谣言,一时间,木工作坊的生意受到不少影响。那个时候,我并没急着去用解释,来追回流失的居民的心,而是专心做手头的订单,特别是省城大公司的大单。接着,找我负责大单的大公司越来越多,木工作坊变成了镇上最大的家具厂,还成为全市纳税排名前十的企业。当那些小的木工作坊渐渐难以为继时,那些一度‘抛弃’我的居民纷纷回归了。”

顿了一会,老父亲继续聊,“我想说的是,对你伤害你的对手或伙伴,其实不必在心底积攒满满的仇恨。人生的很多时候,‘绝路’也是一种生机,或者正是伤害你的人,把你带到人生的‘绝路’,从而让你拥有了崭新的未来。”

我抱着手机发了一条微博:谢谢你带我到“绝路”!当我把这条微博给老父亲看时,老父亲说,“孩子,回去吧,你拥有了重新出发的力量。”​(作者:路勇)